> >
老革命遇到新问题——英美骚乱断网的治乱之思
2011年09月08日 22:02
来源:本网  评论:

   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铁路管理部门多名官员承认,这一部门切断多家火车站的手机信号,成功阻止了民众集会抗议,看来美国人比起英国处理骚乱来要果断不少。

    英国警方此前应对骚乱,已在全国范围逮捕多名在骚乱中利用社交网站、微博和“黑莓信使”煽动暴力的嫌疑人。

    英国首相卡梅伦的话更是迎来一片责难——“信息自由流通可以用来做好事,但同样可以用来干坏事,如果有人利用社交网络制造暴力,我们需要阻止他们……我已经问警方是否需要其他新的权力”。

     如果不看讲话者,不看事件场景,你是否有时光倒流、恍惚之感,早些时候指责埃及等中东国家断网的英美怎么转变如此之快,是英美对互联网自由执行双重标准,还是这个世界变了。

    显然,在公共危机事件中,如果危及更多人的利益,采取必要的措施维护公共安全是国家治理中的应有之义,这个是应该与“互联网自由”做一个区分的。在危机事件中,一个个的即时网络已经成为现场指挥和动员系统,如果不加干预,任其发展,导致更大规模的骚乱,才是下策。形势比人强,英美两国在这个问题上看来不但没有丝毫的纠结,反而试图在立法层面推进制止骚乱时“断网”的自由了(卡梅伦——我已经问警方是否需要其他新的权力)。

    不过,三十年河东、三十年河西,英美这些老革命遇到社交网站这类新媒体新问题对社会治理的挑战,在成功制止公共危机后,显然不能把脏水算到新媒体身上。网络不过是现实社会的一面镜子,本身不存在什么脏乱差的问题,它不过是现实世界的镜像反应。

    把骚乱简单归结为新媒体超强的传播、动员能力或者收入差距扩大等原因,显然都仅仅看到问题的一部分。无论是中国微博引发的围观现象,或者是西方社交网站等新媒体催生的骚乱现象,背后展示的是草根政治、大众政治以网络为纽带正形成一股更加强大的力量。或者说,因为网络技术的进步,传统精英政治架构正遭受更加迅猛的大众政治、大众民主的冲击。底层民众、更广泛的普通民众可以直接呛声和发力了。只不过一些发展中国家利益纠结多,爆发的问题也就多。

    无论是东方或者西方,尽管民主发育的形态和程度不一样,但是面对亿万网民,精英式的政治代言已经难以满足每一个群体或者阶层的利益,这就使得利益受损的群体以成本低廉、动员迅速的新媒体为纽带,迅速集结,形成临时性的压力集团。毫无疑问,如果一些合理诉求得不到满足,冲击秩序的频率就会更多,所以断网只是应急举措,开展新媒体条件下、互联网条件下社会各阶层利益博弈的顶层设计,方为治本之策。

    这个本是民本、民生,是更广大人群的利益。互联网的问题还得回到现实中来解决。但是,以立法形式对互联网的治理采取更加科学的态度,也是必须要面对的,否则就成了另外一种丛林法则,利益博弈的成本也太高昂了。在法治的框架下,重新推动各族群的和谐,显然不是互联网的问题,但这是互联网高速发展带来的问题。各国如何应对,提高社会管理水平,显然已经是全球治理中的重要一环,必须认真加以研究和解决。

    文/杜术林

-
【编辑:重庆新闻网】
相关新闻
    推荐新闻
    推荐视频
    推荐图片
      |    |  联系方式  |  
   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   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    [] [] [京公网安备:110102003042] [] 总机:86-10-8782668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15699788000